痛惜!韩国25岁女排运动员自杀,一个月来韩国体育界的第二起自杀事件

  • 2020年08月03日 09:45
  • 来源:中国发展网
  • 作者:羽毛球直播_羽毛球赛事在线直播-羽毛球吧

昨天韩国京畿道警方表示,年仅25岁的韩国排球女将高友敏前天晚上被发现在家中身亡...铁人三项女运动员被虐自杀 韩国体育界“虐待盛行”令人震惊 参考消息网7月9日报道...

昨天韩国京畿道警方表示,年仅25岁的韩国排球女将高友敏前天晚上被发现在家中身亡。警方表示,调查中并未发现他杀迹象,推测为自杀。

痛惜!韩国25岁女排运动员自杀,一个月来韩国体育界的第二起自杀事件
痛惜!韩国25岁女排运动员自杀,一个月来韩国体育界的第二起自杀事件

高友敏生前效力于韩国女排联赛现代俱乐部,一度是韩国排球界公认的优秀选手。据了解,今年年初因球队内位置变更、适应期里成绩不佳,高友敏被网友恶意攻击、辱骂等。由于不堪网络暴力,高友敏今年3月无奈离队,后被韩国排球联盟认定为擅自退队。

网友评论

网友纷纷反对网络暴力。

痛惜!韩国25岁女排运动员自杀,一个月来韩国体育界的第二起自杀事件

延伸阅读韩国多名议员提议出台“雪莉法”

2019年10月14日,随着韩国歌手兼演员雪莉的死亡,韩国国民对恶性留言的批评舆论,日益高涨。此后,韩国9名议员发起提案,有望出台禁止恶意留言的法律——“雪莉法”。韩国演艺管理协会也表示,将为杜绝恶意评论展开强硬应对。

据报道,10月16日,9名韩国议员发起提案表示,应该引入“雪莉法”,相关委员会应立即着手审议相关法律。

该发起组织代表发言人表示,以“雪莉之死”为契机,正在展开制定恶意回帖防止法的运动。他认为,“雪莉之死无异于社会他杀”。恶意回帖在政治、社会、文化上已经产生了很多副作用。

同时他还敦促,包括国会科学技术信息广播通信委员会在内的相关委员会,应立即对相关法律进行审议。该发言人表示,“如果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雪莉,政治圈也难逃其咎”。

来源:综合 @央视财经 网友评论 中国新闻网

延伸阅读:

铁人三项女运动员被虐自杀 韩国体育界“虐待盛行”令人震惊

参考消息网7月9日报道美媒称,韩国一名曾举报教练人员虐待自己的铁人三项运动员近日死亡,引发人们对该国体育行业的新一轮审视。长期以来,韩国体育行业一直饱受针对其暴力和恶毒行为的指控困扰。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7月7日报道,韩国政府7月6日公开道歉,并呼吁对崔淑贤(音)之死展开调查。2015年,还是一名青少年的崔淑贤加入了韩国铁人三项国家队。

报道称,这名现年22岁的运动员6月底被发现死于宿舍。她死前向家人发送信息,“揭露”她声称曾虐待自己的人的“罪行”。被指控虐待崔淑贤的教练金奎峰(音)和两名运动员否认这些指控。

崔淑贤之死——已被认定为自杀——正引发人们对韩国精英运动员在该国竞争激烈的体育界所受对待的新一轮审视。在韩国,有抱负的运动新星很小就开始接受高强度的训练和压力。

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朴良雨说,他对崔淑贤之死负有“重大责任”,宣称将制定措施杜绝对运动员的虐待。

报道介绍,崔淑贤的家人说,崔淑贤曾向执法和体育机构举报相关虐待行为,但因调查进展缓慢而感到失望。文化体育观光部说,它将调查这些投诉是否得到妥善处理。

据报道,在7月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崔淑贤的两名前队友公开谈及教练、理疗师和运动员同伴在身体和言语上对她们的虐待。她们描述了在庆州市政府管理的一支铁人三项队伍中遭到殴打、骚扰和言语虐待的恐怖情景。

资料图片:韩国铁人三项运动员崔淑贤(音)生前在比赛中。(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

一名要求匿名以保护自己身份不暴露的前队友说:“这是一个封闭和秘密的环境,身体和言语上的虐待被视为理所当然。”她还说,教练曾强迫她们一次吃掉价值166美元的面包,作为对她们体重上升的惩罚。

崔淑贤另一名前队友在这场于韩国国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害怕队伍中的残暴行为和压迫,但这种无声的同谋让我认为这就是运动员世界的样子。”

分析人士说,崔淑贤之死凸显韩国精英体育圈中根深蒂固的虐待风气,尽管运动员一再提出指控,但这种风气并未得到妥善处理。

韩国中央大学体育科学教授许正勋(音)说:“韩国体育界根深蒂固的虐待问题杀死了崔淑贤。这个国家杰出体育成就的背后是严苛的训练制度,这种制度认为只要能产生奖牌获得者,就说明暴力行为是正当的。”

报道称,近年来,韩国多名速滑、摔跤和柔道女运动员提出遭到教练人员的性侵和身体虐待。最引人注目的指控之一出现在去年,当时奥运会金牌得主沈锡希指控自己的男教练强奸了她。

朴良雨7月6日说:“在我们已于沈锡希事件后成立体育改革委员会以便采取措施的情况下,很遗憾看到(崔淑贤)案件。我们将利用这一时机根除体育界的腐败和不法行为。”

据报道,在2019年对1000多名职业运动员进行的调查中,声称曾遭到身体虐待和性侵的受访者分别为1/4和1/10。

许正勋说,从年少时便与队友同住宿舍的运动员容易受到教练人员虐待,这些教练人员控制着她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还说,教练和体育管理机构之间的“联盟”导致运动员因担心遭到报复而更难提出虐待指控。



(注:来源如注明,羽毛球直播_羽毛球赛事在线直播-羽毛球吧,编辑:烨舟)
" 其它体育新闻 " 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

极力推荐